isara🌟

喻文州/衣更真绪是世界的宝物

【叶喻】论欲擒故纵的操作难度与可行性

*文不对题
*逻辑?不存在的
*OOC是我的锅
半夜悄摸摸地发 我是新人我害怕(







喻文州大概是黄少天生日那天才意识到的这件事。
八月的G市异常闷热,中午还连带一场暴雨,所幸在他快要出门的时候停了。他低头穿鞋,转头拎起雨伞和用袋子精心包装好的、连防不防水都考虑到了的生日礼物,这个时候黄少天的电话打来了。
“队长—————!”那头的喧闹声和黄少天为了盖过噪音而提高的音量一同炸响,“你快点啊是不是还没出门这边人都快到齐啦就等你啦我点了好多你爱吃的还有白切鸡哦哈哈哈哈!”
被魔音轰炸惯了的喻文州眉头都不皱,继续保持别扭的姿势接着电话,“具体位置我知道了,从我家过去也不远,十分钟之内到。”
打开自家大门,雨声夹杂着泥土的腥味扑面而来。雨又重新下起来了。他手上关门的动作没停,被誉为战术大师的大脑在听黄少天讲话的空隙飞速运转,考虑起了路程,道路积水状况,以及除了走路过去,能让自己尽量准时又不那么狼狈的方法。
“哎队长你听到没好像又下大雨啦要不我叫个人去接你你看淋湿总不好吧所以我看看还有谁没来让他顺道去接你!”黄少天一口气讲完不带喘,接着开始噼里啪啦的翻起通讯录,“我看看唔王杰希孙翔江波涛张佳乐苏妹子周泽楷等等等等他们都到啦还有那谁……………”
喻文州一面思索着这些个外地人来得比他这个G市土著还积极,一面慢慢下楼。他自己花钱买的房子在六楼,属于那种坐电梯浪费走路又累的楼层,没少被来了好几次的黄少天吐槽。他有点好笑地听着黄少天在那边絮絮叨叨,刚要迈出下一步,就瞥见有人正在上楼。
从高处往下看,那人头发有点糙,看得出想要精心打理但是不太成功,穿着西装,但解开了两颗扣子也没打领带,然后是烟,嘴角要叼不叼地含着根没有点燃的烟———
喻文州脚下一顿。
“少天,叶神也还没到吧?”
黄少天的动作被电话里的问题卡了一下,扭头快速的扫过包厢,干脆的回答:“没到!”接着他打算继续这个话题用几分钟的时间控诉一下这个臭不要脸的男人对自己生日的不重视,那边只传来一声轻笑,喻文州说出只有两个字的肯定句,电话便掐断了。
黄少天难得的沉默了一阵,盯着手机闪回的通话记录页面。他完全没理由听错,刚刚那通电话的结尾。
喻文州说:“叶神。”







青年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就利落地抬起头来,视线对上,叶修嘴角的烟高难度地上下晃了晃,省去了打招呼的麻烦,但很显然他心情很好,开口的时候连平日的嘲讽语气都没有了。
“哟,文州啊,刚好碰到。”他取下烟随手丢进楼道口的垃圾桶,快走几步跳上他和喻文州之间相隔的最后几节阶梯,接过即将送给黄少天的礼物。这一切叶修都做的相当行云流水,和预谋已久似的。最后他注意到了喻文州探究的神色,清清嗓子补充道,“雨季嘛,想着你不方便,哥就来接你了。”
要不是喻文州知道叶修来过自己家的次数不过屈指可数的三次,来G市的机会除了战队客场对战几乎没有,景点恐怕都没逛完,更别说什么认路接人,他几乎都要相信这个人的鬼话了。
接我?我怕是你要带着我重新认识G市。
不过他们俩最擅长的就是拐着弯揣测对方的心思。喻文州依然保持微笑,不动声色的接话:“那就劳烦前辈了。前辈知道少天请吃饭的地方吧?”他报了那个地名。
走在前面的叶修脚步一顿。接着他慢慢转过身,脸上挂着的欠揍笑容让喻文州心底警铃大作。
“哎,这地方我还真不熟。”叶修特别坦然的承认了。喻文州一瞬间有点失笑,心想这倒确实是这位的风格,于是他在听到叶修的下一句话的时候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文州不是G市人吗,驾照也有吧,不如,”叶修盯着眼前这位衣冠整齐,称得上是秀色可餐的后辈,吐出几个字,“带哥一起去呗?”
有心理准备的喻文州眼前一黑。
显然我对叶神的厚脸皮还没有很深入的了解。他一边带着叶修往地下车库走,一边暗想可以把这补充在自己的笔记本上。
美其名曰来接人,其实叶修是打车来的。于是五分钟后他坐上了喻文州旁边的副驾驶位,经他俩这么一折腾,本来就所剩不多的时间现在更加紧迫了。
喻文州发动了车。其实他本来并不打算开车,现在带着叶修倒是不得不这样了。这个大前辈,拐了这么一个大弯就是为了蹭车?他有些无奈的发动了车辆,平稳的转动方向盘,驶出了车库。
雨依然下的很大,几乎是瞬间就模糊了前挡风玻璃,喻文州拨下雨刮的按钮,叶修难得规规矩矩的系上安全带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的动作。
喻文州察觉到他的目光,但没有转头,而是继续专心查看路况,汽车开的稳健,一如他的处事风格。
“怎么?前辈觉得我开车很稀奇?”他在扭方向盘的间隙说。
叶修轻笑一声,“我是在想,我们要迟到了。”
他庆幸自己并没有移开目光,因为他抓住了喻文州侧脸上闪过的一丝懊恼。这个一贯把微笑当作滴水不漏的屏障的后辈短暂的松懈了自己的防守,并且嘟囔道:“少天恐怕又要唠叨我了……”
这样的喻文州非常可爱。叶修好整以暇地抱臂享受车载空调的偏低温度和身边人的专车服务。
车上短暂的安静了一会,只有雨声和雨刮运动的声响。
“叶神?”
“嗯?”
“你看起来心情很好。”
“哥迫不及待看到文州你被黄少缠着喷文字泡的画面了。”
“……”喻文州吃瘪,选择了保持沉默。
叶修继续打量眼前人,这个人脊背挺直,衣物妥帖,刚刚才向自己露出了孩子气的一面。怎么看怎么顺眼。
如果喻文州此刻转头,他一定会惊讶于这位大神眼里少见的温柔。
叶修在心里默念,不,正确的回答应该是:因为见到了你,文州,我的心情很好。
时隔几个月,叶修终于见到了喻文州,以普通朋友的身份。
并且不介意,或者说希望,关系更进一步。

评论(2)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