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ra🌟

喻文州/衣更真绪是世界的宝物

【叶喻】论欲擒故纵的技术难度与可行性2

*文不对题
*逻辑?不存在的
*OOC是我的锅
又是半夜爆肝 我怕是有毛病
ps.这章写的蛮感慨的
pps.本来想这章end的 仔细一想 我叶喻几乎没什么互动???
ppps.以及感谢大家的少天 他真的是个好队友(?










喻文州又看了看表。
他们俩最终停好车,进到饭店里的时候已经比预定时间晚了整整二十分钟。叶修和他一同站在楼梯口等电梯,他敏锐地注意到喻文州在短短一分钟内的频繁动作。
喻文州这样外露焦虑的情绪其实很少见,甚至让叶修觉得新奇,于是他忍不住说:“文州,你很着急?”
喻文州有些惊讶的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苦笑起来:“少天闹起来没个分|寸。”
接着他俩一前一后踏进黄少天电话里所说的包厢,叶修深刻体会到了什么是喻文州口中的“没个分|寸”。
喻文州先进去就短暂的啊了一声,叶修向前探了个脑袋,不由得大骇,眼前这真的不是什么爆炸现场???
灯光很昏暗,先不说地上散落的黏糊糊的蛋糕残骸,包厢角落的沙发茶几上无数的果酒包装盒,一群为国争光过的职业选手散落在包厢的各个角落东倒西歪就已经足够显眼了。
看样子他们已经在两人迟到的时间里喝过一轮,只有少数几个人还保持着绝对的清醒。黄少天举着杯子坐在最里面,金黄色的头发在里面异常醒目。他看上去已经喝了不少,脸色泛着绯红。
他的位置正对门口,于是他第一个看到了从门口进来的喻文州。
以及在他身后的叶修。
黄少天的眼神锐利了起来,但那只是一瞬间的事。他猛地起身,动静大得差点把他旁边郑轩的杯子震翻,接着扑到喻文州旁边,一大串话语就如叶修所设想的一样噼里啪啦的冒出来。
“队长你终于来了知不知道自己到底迟到了多久啊!明明是我很重要的生日你这样我很伤心诶队长今天就开了几瓶果酒你看他们都倒了一片哈哈哈哈哈还是本剑圣最厉害!!!”
这段话转折得毫无逻辑,看上去确实应是个喝醉的人说出来的。
喻文州微笑着接过话头,面带一丝歉意:“抱歉少天,来晚了。不过,你现在就把大家给放倒了,待会谁送这么多人回去?”
黄少天明显一噎,接下来的一串话都堵在了嗓子里。他们电竞选手身份特殊,在场的又几乎一半都是外地人,此行和所属战队的随行人员一起分散住在G|市的各大酒店里,仅凭他和喻文州这两个本地人显然是很难在酒席后把所有人妥善安置的。
叶修饶有兴趣地看着蓝雨正副队这一来一回,居然还是黄少天落在下风,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掺和一脚,于是举起手:“哥可以送。”
黄少天像是现在才想起他这个大活人还在这里,瞪了他一眼,急吼吼地把喻文州拉去就座。
哟,连漫天垃圾话都省了?叶修挑挑眉,生日当天寿星最大,他也就随黄少天去了。
饭桌上菜品挺丰盛,黄少天考虑到在座的各位籍贯可是从祖国北端一直延伸到西南,于是毫不肉疼的点了满满当当一大桌子菜,电话里着重提到过的白切鸡也包括在内。
大酒店不愧对于自己的招牌,鸡肉做的鲜甜,喻文州心满意足的夹起今晚的第四块带皮鸡肉。他吃起东西来容易全神贯注,在饭桌上常常只是安静的咀嚼,仿佛游离在周围环境之外。他和队员一起在蓝雨食堂吃饭的时候,甚至因为这个原因被队里的两个大小剑客联合起来吐槽过。
于是等他放下筷子抬起头,发现对面的王杰希正举着杯子,面无表情的瞪着眼睛看自己的时候,实实在在地被吓了一跳。
他这一吓动静不小,整个人都轻微的弹了一下,坐在他旁边的叶修嗤嗤地笑起来,带着烟味的热气几乎就拂在喻文州脸颊边。
王杰希熟视无睹,只是扬扬手里的高脚杯:“喻队,我们敬黄少呢。”
喻文州垂了垂眼,也没多说什么,拿起自己的杯子往里面倒了点酒。
黄少天要退役了。现下已是十三赛季的末尾,而夜雨声烦这个神级账号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拥有者,在赛场上活跃的时间也只剩下了短短一年。说不上状态下滑,只是这个赛场上承载着太多太多的赤诚和希望,荣耀已经铸就,剩下的只是给年轻的一辈留下足够大的舞台,大到让他们可以放肆去追求辉煌与成就。
最先知道这个消息的自然是喻文州。黄少天和他说这件事的时候,依然是嬉皮笑脸:队长啊你看我是第四赛季出道的黄金一代,第十四赛季退役的话刚刚好十年呀!为荣耀女神和蓝雨奉献了我的十多年青春,还捞了个世界冠军回来真的是好值啊!
他没哭,也没露出很沮丧的样子,就是像往常一样笑得咧出了虎牙。
喻文州从回忆中踏出来,和饭桌上的人一起举起杯子,朝着寿星的方向。寿星黄少天脸上的红依然没有消退,可是眼神却很平静,就像他通知喻文州自己要退役这个消息的那天一样。
包厢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四下或瘫或坐的人依然是原样,围坐在圆桌前的其实只有寥寥几个定力好的人,甚至有的战队因为季后赛的缘故没空到场。
但是,当叶修罕见的,用认真的语气念出那三个字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他们这些玩电竞的这么多年,在键盘和鼠标间征战杀伐,艰辛得堪比生活,却遥遥之中所共同拥有的东西。
叶修清清嗓子,视线缓缓扫过在座的每一个人,说:
“敬,荣耀。”






聚会接近尾声,几乎没有人可以逃过酒精的摧残。甚至严谨自律如张新杰,都在叶修和喻文州两大心脏的联合攻势下被灌了半瓶啤酒,现下已经趴倒在饭桌上不省人事,连露出来的耳朵尖都是红的。
“哇,有点害怕明早霸图的人要来兴师问罪呢。”
“啧啧文州,你说这话的时候笑的,看上去特别心脏。”
两大罪魁祸首站在包厢中间你来我往,站着说话不腰疼,特别没心没肺。
叶修刚刚才一个个坑完赛场上的常逢对手,心情大好,忍不住上下摸摸口袋,果然摸到了烟盒,他灵巧的抽出来,夹在手指间冲喻文州晃了晃:“哥去去就回。”
酒店自然是禁止吸烟,叶修只有委屈自己站在阳台吹着八月份炙烤般的风,才能过一把烟瘾。喻文州理解地笑笑:“回见,叶神。”
他目送着对方懒懒散散的背影走向走廊尽头。接着他回过头,收起嘴角有些官方的笑容,换上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黄少天皱着眉头站在他面前,难得的沉默。一言不发的时候,他确实像一柄归鞘的剑,整个人都似乎在为下一个致命一击创造机会。
“怎么了,少天?”喻文州叹口气,苦笑起来,“你有些问题憋了快一个晚上了吧?”
“……”
“从进门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你明明在电话里听见了我叫叶修的声音,也看到叶修是和我一前一后进来的,却始终没有问过我一句话。这实在是不太像平时的你,少天。”
“……”
“让我猜猜看,因为你不想当众问我这个问题,免得引起我的尴尬,又实在是憋不到今晚上大家散伙的时候再问我,所以趁现在大家都喝多了酒,叶修又去抽烟的这个空当,才过来找我,想谈谈这件事,对吗?”
“……”
几秒后,剑客放弃了伏击。黄少天垮下肩膀,愤愤的嘟哝:“队长你自己都说完了你还让我说什么!”
喻文州笑笑:“少天的情绪不都写在脸上么。你应该庆幸荣耀的角色建模不会有表情。”
“别扯这些啦队长!你快点告诉我叶不修那个混蛋这一路和你干了点啥干了点啥干了点啥居然还迟到本少的生日足足二十分钟?!!!他为什么会去找你还认得你家的地址明明他没去过几次你家上次去还是和几个队长一起去参观的啊????他到底有什么居心啊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还不知道队长你对他的————”
“少天。”喻文州打断了他的话。
黄少天这才惊觉自己激动之下差点把一个秘密说漏嘴,他惊恐地捂住嘴巴,唯恐队长就要笑着当场杀副队于无形。
结果喻文州没有生气,只是摇摇头,表情说不上有什么异常:“没事的,他一直不知道。”
黄少天一听,立马忘了可能会被喻文州灭口的危险性,整个人炸了:“我靠队长你的意思是他不知道还来撩你?!!!!我靠我靠我靠这个叶不修真的是心脏套路深队长你千万不要被套路了啊!!!!”
越说越气,他一拍桌子就想冲去阳台。被喻文州一把拉住,他作势要挣扎几下,一回头看到喻文州的表情就心软了。
“队长,唉,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看你这……”黄少天又皱起眉头,声音越来越小。
剑与诅咒,如影随形。喻文州和黄少天,也确实担得上这个称号。多年来的磨合,让他们谁俩都可以骄傲地说,对方不仅仅是赛场最好的搭档,下场以后也是最好的朋友。喻文州对叶修的那份感情,无论如何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黄少天作为知情者却依然毫无保留的站在他这边,没有任何芥蒂,甚至不愿意看到他受一丁点委屈。
黄少天是夜雨声烦的时候,就一直以相当强硬的姿态守护着喻文州的索克萨尔;而当他做自己的时候,他不求能一直站在喻文州身前,能够肩并肩地走人生这条漫无边际的路,就足够了。
“谢谢你,少天。”喻文州知道黄少天的想法,看着他垂头丧气的搭档,温柔地拍拍对方的肩膀。
“你是为我好,我都知道的。但是,”他摇摇头,“这件事,我自己解决就好了。”
黄少天显然对这个回答不满意,但实在是拿喻文州没辙,只好气鼓鼓地走去收拾聚会残局了。
喻文州在心里苦笑一声,其实他自己也难受,不过他最擅长的就是掩盖自己的情绪。当了这么多年的队长,这个技能倒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他借着包厢里的昏暗,暂时疲惫的闭上了眼。
暗恋么,时有时无的希望与失望,总归是会让人感到气馁。
又过了几秒,喻文州重新睁开眼,眼底一片清明。他又是那个坚不可摧的蓝雨队长喻文州了。
洗把脸清醒一下好了。他转过身,表情漠然的走出门,还没有适应突如其来的光线就被一只手猛的向前拽去,那只手温热干燥,用的力却轻柔,最后他尚未反应过来,后腰就撞上了护栏,因为有人用手护着倒也没有多疼。
此时此刻他被圈在一个不太宽厚的怀抱里,空气里却有着挥之不去的烟味。
喻文州张了张嘴,试图发出一个音节,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劳累,喜悦,委屈,这一天来他积蓄的情感此时此刻在胸腔里疯狂的翻涌起来,眼眶却干涩得可怕。
有一个人,喻文州愿意让他打破自己自我保护的盔甲,把最真实的自己珍而重之捧到那人面前。
有一个人————
喻文州轻声喊面前人的名字:“叶修。”
对方定定地看着他,最后笑了。





“想怎么解决,说说呗,文州大大?”

评论(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