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ra🌟

喻文州/衣更真绪是世界的宝物

【叶喻】论欲擒故纵的技术难度与可行性3

*文不对题

*逻辑?不存在的

*OOC是我的锅

ps.终于没在半夜爆肝,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pps.全场最佳:黄少天

本来说这章完结的(苦涩微笑








喻文州大概是黄少天生日那天才意识到的这件事。

叶修同样也喜欢他。




叶修说到做到,滴酒不沾地坚持到最后,和东道主蓝雨正副队一起,三个人收拾了残局,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把人一个个安全送到酒店。
大部分战队有随同的后勤人员,已经陆陆续续把自家醉鬼运回去了。但还有个别例外,比如只身一人飞G市居然也没有人拦的王杰希。
叶修看着坐在沙发上安静如鸡,实则是早已昏睡过去的人直叹气,转头和喻文州抱怨:“真不愧是大眼,明知道自己一个人来的还睡得那么没心没肺,合着就不怕我们趁人之危撬出点什么?”
喻文州正送完最后一波人从门外走进来,正好看见他满脸嫌弃地给王杰希盖上外套,整一个口嫌体直,不由得笑了:“整个联盟都知道王队的酒品出了名的好,就算是叶神,估计也没办法让他开口。”
叶修被噎了一下,有点无奈。喻文州笑眯眯地朝他走过来,灯光下那双眼睛挑起了了弧度,真的和狐狸有几分相似。
那种狡黠的表情不是谁都可以做的这么好看的,但毕竟是喻文州,如沐春风这个词就是形容他这种人,哪怕只是抬抬唇角,万千少男少女都得呼吸一滞。
叶修此时有点理解那些年轻人把喻文州叫成喻文苏的原因了。
他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突如其来的心痒,正踏出一步迎上走得慢悠悠的人———
“———诶队长我想起个事!!!”
叶修尽量自然的脚步一拐,拿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黄少天疑惑的看他一眼:“老叶你在干嘛?你喝的是队长给老王倒的酸梅汤!专门调的超酸用来解酒的!”
换来的是一长串咳嗽。
喻文州收回看着叶修的视线,冲黄少天和善的微笑:“少天有什么事?”
“啊对被叶不修一打岔差点忘了!”黄少天一合掌,扑向喻文州做请求状,“是这样队长你有微草经理的电话吗,我想起来我忘记问大眼住哪家酒店了不问清楚我们怎么把他送回去啊!”
黄少天还没近身就被挡下了。叶修脸上还带点剧烈咳嗽以后未消的红晕,正笑的一脸嘲讽地站在喻文州身前,倒是后者神色如常,大半个身子被叶修挡住,正掏出手机开始翻找。
“……”眼前的场景和谐的有些诡异,黄少天罕见的沉默了几秒,想说的话在脑子里滚了几圈,然后张嘴,“你……”
刚吐出个音就被打断了,叶修挑挑眉:“问什么微草经理,要不你把大眼带回家得了。”
“我靠!!!”果然黄少天一秒跑偏,气的跳脚,“我这几天住家里的老人家天天逼着相亲不说还老是胡思乱想我要是这个节骨眼带个昏迷不醒的男的回家还不是要翻天!!!想我堂堂剑圣一场几十万上下居然还被逼婚???!!!”
越说越远,还挺有黄少天风格的。叶修摸摸鼻子,垂在身侧的右手猝不及防被握住了。
牵着他的那只手有点凉,但皮肤很软,指腹有薄薄的茧。
喻文州从叶修身后探出身,两人紧紧交握的手被他挡在阴影处,用空闲出来的另一只手把自己的手机递了出去:“少天,你要的经理电话。”
喻文州说话时靠的很近,鬓角的碎发几乎戳上叶修的脸。叶修浑身一僵,刚才好不容易克制住的心痒又变本加厉的翻滚上来,可碍于黄少天在场又不好发作,只好暗地里狠狠的把手指一根一根挤进喻文州指缝。
从两掌相贴变成了十指紧扣。
耳边传来喻文州低低的嗤笑声,叶修牙咬切齿。
撩人真有一套啊,文州大大。





到王杰希住的酒店楼下时已经快凌晨两点了,夏天的夜晚捎来几分凉爽,大堂外的路灯不太亮,映得所有人的影子都拉的很长。
微草那边已经来过电话了,酒店前台来了几个年轻的实习生,可能也多少了解过眼前这位昏睡不醒的男人曾经的赫赫战绩,架起王杰希的时候兴奋得脸都红了。
“唉,年轻人。”黄少天下了车,靠在车门上撑着头,难得的言简意赅。
喻文州没接话,只是望着王杰希被小心照顾着走去了电梯,然后收回视线,拍拍黄少天的肩膀:“上车吧,顺便送你回家。”
等到发动起车辆,重新系好安全带,喻文州双手摸上方向盘的时候才意识到旁边还坐了个人。
叶修这一路上挺安静的,都没和黄少天互怼垃圾话。他不太熟G市,就只在扛王杰希下楼去酒店这件事上出了点力,其他都交给喻文州去忙了。
喻文州开车,他把愤愤不平的黄少天赶去了后座,自己坐在了副驾驶。结果他在喻文州身边坐着坐着,早上从H市一路折腾到G市的舟车劳顿就全部都化成了睡意。
他在坠入睡梦前还朦朦胧胧地想,得,老了,这才两点钟就困成这样,当年熬几个大通宵的气势找不回来了。
喻文州侧耳一听,耳边果然传来了和缓的呼吸声。他微笑着轻踩油门,车子平稳的掉了个头,驶上了大路。
酒店离黄家不算远,车程五分钟。是老房子,建在市区中心,隔了老远还可以隐约听见夜市区滔天的吵闹声。楼梯口悬着盏小小的声控灯,暖黄色的灯光倒是让人安心。
喻文州把车熄火,也跟着黄少天下了车,两个人一起走到了门口,把声控灯踩亮了。
“叶不修呢?”黄少天突然问。
“在车上呢,刚刚好像睡着了。”
“切,忒没良心,也不送送我。”
从头顶洒下的灯光把黄少天照得有点疲惫,但依然还是一副“我是为队长你好”的表情,他压低嗓音说:“队长,我今晚可是有细心观察你和老叶的,你别以为我没看出来!”
到底还是被黄少天敏锐的察觉到了。
喻文州八风不动:“哦,是吗?我记得少天明明数落过人家还劝我不要被套路的?”
“……”黄少天沉默一阵,坚强的继续说下去,“我也说不清楚……但是就是不一样!虽然这家伙对谁都是懒懒散散又没脸没皮的样子,但是……”
“他对队长你,总是多那么点东西的。”
“是信任还是赏识什么的,我也猜不透。不过叶修这种人,对你比别人更特别,基本上就可以认定为喜欢了吧。”黄少天耸耸肩,认真的看着喻文州,“以前我不想当说客,是因为队长你暗地里给的东西太多,叶修回应的太少,不平衡的感情总是脆弱的。”
“但是队长你肯定不知道,叶修这次来,没买到时间合适的H市飞G市的机票,他是从昨天凌晨开始,坐了七个小时的火车来的。然后下了火车就马上打车,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去找你。这些他不会告诉你,也只是提前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了大概。所以我晚上看到你和他一起来才会觉得惊讶。”
“叶修多聪明一人啊,可是,他绕了这么一个大弯,只是为了达到他的目的。”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想队长你不会更清楚。”
黄少天生日前一天,叶修为难的看着电脑页面上显示的航班信息。正值暑假高峰期,明天上午的航班机票居然已经提前售罄了。剩下的有下午五点以后的,但是叶修算了一下,如果这个时间飞去G市,可能连晚上黄少天的饭局都要迟到,更别说他还想去找喻文州———
其实吃饭的时候总会遇见。其实执意要坐火车提前到G市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非要概括的话,也就三个字。
想见你。
所以把风尘仆仆化成了满腔温柔,装作不经意实则费尽心思,到了心上人跟前也只是说一句:
“哟,文州。”





看到队长难得的怔愣,黄少天也拍拍他的肩膀:“其实一开始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一点都不想撮合你和这个混蛋。队长你也是一直知道的。”
“但是今天这么看下来,我觉得叶不修这家伙……”他突然凑近喻文州耳边悄悄说,“说不定也特别喜欢你!”
喻文州依旧沉浸在刚才黄少天的讲述中没反应过来,一下子还不明白黄少天凑这么近的用意。
直到身后有人说:“啧,不要聊着聊着就动手动脚啊黄少。”
说话的人下了车,又慢悠悠地晃到喻文州身边,看上去还是一副睡意朦胧的样子。黄少天冲喻文州嘻嘻一笑,满脸的你看看刚刚我说了啥的表情,一溜烟上楼了。
喻文州看了一会楼道里随着黄少天的脚步声亮起又熄灭的声控灯,回头望向叶修:“醒了?”
昏黄的灯光下他的面容显得更加柔和,看得叶修心底一软:“聊什么呢?哥一睁眼睛就看见你们俩人———诶,文州,怎么突然抱上来……怎么了?”
不过显然心上人投怀送抱是件让人心情愉悦的事,他又把喻文州往怀里塞了塞,然后圈住。
他们俩身高相仿,喻文州把头埋在叶修颈窝,闻到的都是他衣服上的烟味。他并不打算把他刚才的感动表现出来,主要是怕叶修尾巴翘天上去。
于是他们俩静静的搂了一会,喻文州问了一个当下比较实际的问题。
“人都走完了,前辈晚上住哪?”
叶修干笑:“呵呵,当然是哥男朋友家里。”
喻文州乐得陪他演戏,从他怀里探出头来:“这样啊,那前辈男朋友同意了么?”
叶修装模作样地腾出一只手摸摸下巴,作苦恼状:“唉,看样子是不太同意,果然没有点表示是不行了。”
然后猛的凑上前,吻住了喻文州,交换了确认关系以来的第一个吻。













躲在自家门口目睹全程的黄少天深感自家白菜被猪拱了的心痛。

评论(9)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