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ra🌟

我到底在写些神莫啊

【叶喻】喻文州的早餐吃了什么?

*沙雕爽文 ooc属于我







喻文州早上刚结束日常训练,就收到叶修主动传来的消息,他匆匆一瞟,发现大意是最近咱俩都忙,无心联系,不如分开冷静一下云云,瞬间怒从心起,一天的好心情急转直下。他绷着嘴角,连仔细看第二遍都不想,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敲他的电脑键盘,特别不冷静的回了俩字:好啊。
要说喻文州一介蓝雨队长,联盟的战术大师,在这样的小事面前失了态,实在是有些不符合常理,但毕竟那是叶修——他总是在和这个名字相关的事情上不冷静,不理智,有时候还有点蛮不讲理。
回完消息,他冷着脸干脆退出qq专心做热身练习,人物在他的操纵下左右闪躲,翻滚闪避,被硬生生的跳出了点慷慨激昂的气势。
身边黄少天练完了闲着没事,便探头过来:“哇,队长,今天可以啊,手速狂飙要上四百了都,再这样下去蓝雨未来指日可待,打倒叶————”
他后半句口号还卡在喉咙里,喻文州哐当一声拍桌而起,屏幕上小人失了指挥,扑通一声掉河里了。
喻文州特别冷静:“少天。”
惊吓中的黄少天下意识应了声。
喻文州:“少天,我下午坐飞机去杭州。”
“…………?????”
喻文州气鼓鼓的挥别把他送到机场(并感到莫名其妙)的蓝雨副队,提溜着他的小背包上了飞机,开始盘算着见到叶修第一面怎么特别冷静,特别理智,特别有道理的说服他复合。
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昨夜复盘蓝雨半赛季到凌晨,他早上全靠广式叉烧包水晶虾饺酱汁凤爪强打起精神,然后又在收到男友想分手的短信以后全部清零了。
几个小时的小长途飞行在他的睡眠里快速流逝,他迷迷糊糊的被空姐拍醒,然后拖沓着脚步打着哈欠下了机,笼了衣领,正准备往机场外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懵懂的一回头,顿时心底警铃大作,无奈一觉醒来,他在飞机上打好的腹稿已经差不多忘完了,一时间只能脑子一片空白看着对方干笑。
叶修只当他是冻傻了,接过他手上的包,解了脖子上的围巾就往喻文州身上裹:“杭州才下过雪诶我的祖宗,广东的三件套穿过来我干脆叫沐橙别堆雪人了,你杵那就是一兴欣招牌。”
脖子上的缠得歪七八扭的围巾还热气腾腾,熟悉的烟味熏得喻文州短暂僵直,过了会他才慢慢的找回自己的语言:“……少天背叛组织了?”
“文州大大明察秋毫。”叶修笑了,使劲把喻文州往怀里塞,接着两个人推推搡搡抱成一团走出了机场的玻璃感应门。
过了两秒喻文州停止了从叶修怀里脱身的所有尝试。土生土长的广东人被杭州的寒潮加小雪彻底击倒,安分的躲在(前)男友怀里装鸵鸟。
直到他们上了车,开了暖气,喻文州才慢慢找回自己丢失在寒风中的神志。
他冷静的审视局势,显然他的好战友黄少天提前叛变,把他要杀去兴欣的消息透露给了叶修,那正好,省了他费尽功夫去找,真主就在眼前,此时不说待何时。
可是………
他咬着唇使劲绞手指,近乡情怯,他这时候才如梦初醒自己这头脑一热是有多傻。这不就证明自己特在乎他吗?简直是不战而败嘛!早知道就在广州按兵不动,指不定对方也会和他做出一样的举动——
“文州,别折腾你那十根指头了,金贵着呢。”叶修扭了方向盘,在转弯的间隙分过来一个眼神。
“哦,哦…好…”他下意识乖乖松了手,双手平放膝盖,坐姿要多端正有多端正。
叶修抛了个媚眼过来:“真乖。”
殊不知后者看似面色如常,其实已经在脑内挥舞起灭神的诅咒哐哐撞大墙:
喻文州你的尊严呢?!!!
叶修说什么都听吗?!!!
你是登门给他下马威的,气势呢?!!!
这样的内心浮动一直到叶修在他面前弯腰开门时达到了高峰。
喻文州有点迷茫:“你开谁家的门?”
叶修手一抖:“自个儿家啊,你叶神我不干撬锁非法闯入这档子事好么。”
“………可是我今晚定了酒店。”喻文州试图捍卫自己最后的尊严。
“别呀文州。”叶修笑眯眯地凑近,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喻文州的嘴角,他的唇轻轻贴上对方的又即刻分开了。
“——哥可想你了。”
接下来的一切都特别水到渠成。喻文州被剥光了丢进浴室,然后香喷喷的和同样香喷喷的叶修躺在一起。
屋里开了暖气,他们俩挤在一床被子里,暖和得有点昏昏欲睡。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广州?”
“呃……明天下午吧。”
“就来一天不到啊……”叶修咕哝,接着翻身而起,“春宵苦短,那咱们抓紧时间?”
“???等等叶神——哎,你干嘛,先别急着脱衣服——”
情急之下喻文州终于把在脑子里盘旋一路的开场白脱口而出:“先等等,我有话和你说。”
叶修愣了愣:“请您指示。”
喻文州看着面前几个月未见的人,嗓子突如其来的一阵干涩,他张了张嘴:“你,你今天早上……”
喻文州身边知根知底的人都知道,他蓝雨队长不是没有小性子,这世上,哪怕是块铜墙铁壁也会有疲惫的时候。
他其实有点儿委屈。
——明明先说分开的人是你,可你又不告而来,体贴得一如既往。
那我,放下蓝雨的大小事务,风尘仆仆赶到你的身边到底是为了什么?
“………叶修,”他想了半天,最后说,“你说话怎么不算话啊。”
没想到的是,被点名的人不仅丝毫没有悔改之意,反而笑的有点无奈。
“我说文州大大,”叶修轻轻捏了捏喻文州的脸,“你拿出手机再看看,你是不是看错我的意思了?”
喻文州懵了:“啊?你不是说要分开吗?”
“蓝雨赛后季不是要到了么,你那么忙,哥也不好意思总烦你啊,我说的是生活和工作记得要分开,你说你怎么这么会断句啊?”
喻文州:“………”
好像是…是只看了一遍就关掉了来着。
红着脸掏出手机翻聊天记录,他几乎要羞愤的融化在叶修玩味的目光下,最后声如蚊呐的圆场:“是我…太武断了…”
“在赛场上倒是拎得清楚得很,到了哥这儿就智商骤降了,”叶修装模作样的摸摸下巴,接着喜笑颜开的把喻文州扑倒,“真别说,我还挺受用。”
事后,喻文州拽拽昏昏欲睡的叶修,道歉得特别真心诚意:“前辈我错了,我下次一定看仔细。不然白来一趟往返机票还不给报销。”
“你自己投上门来,哥这便宜不占白不占。”叶修把他伸出被子的手塞回被窝,“行了,睡觉睡觉。”





“我明儿早餐想吃馄饨小笼………”
“行,帮你买就是了,快睡觉——”

评论(8)

热度(223)